罗永浩上市梦突然告吹!还有2亿债务怎么还?

  • A+
所属分类:足球赛事

作者/杨清清

编辑/李清宇、刘雪莹

尽管为他带来近6亿元的债务,罗永浩的微博认证,依然是“锤子科技CEO”。

12月3日晚上8点38分、9点21分和10点32分,罗永浩分别转发了三条微博,内容涉及阿迪达斯新款羽绒服、Freetex天然乳胶枕和朱萧木直播。朱萧木是前锤子科技产品副总裁。自从FLOW福禄电子烟项目失败后,他再次追随罗永浩,杀入直播带货这个新行业。

面对始于2018年底的巨额债务,曾尝试电子烟、新材料创业的罗永浩,今年终于发现更适合自己的直播“金矿”。9月,在一档综艺节目上,罗永浩自曝其债务已偿还接近4亿,努力上演“真还传”。

而就在昨晚罗永浩转发微博之前,尚纬股份有限公司(603333.sh)发出了一则公告,宣布停止收购星空野望。星空野望是罗永浩的直播运营主体。自今年3月宣布进军直播行业后,罗永浩的直播事务,正是由星空野望来管理。

半年多来,在直播行业水涨船高下,罗永浩愈战愈勇,其身后的星空野望,近日亦传出四成股权出售5.89亿元、“借壳”尚纬股份上市的消息。

不过如今,随着尚纬股份一纸公告,星空野望上市梦告吹。罗永浩的“真还传”,恐怕还需要再延长一段时间了。

借壳上市梦告吹

股权出售、一举还债……在今年11月8日,尚纬股份公告宣布将收购星空野望四成股权时,业界最关注的,恐怕还是罗永浩的偿债。

彼时,尚纬股份公告称,公司拟以自有及自筹资金不超过5.89亿元收购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40.27%股权。这意味着星空野望的估值一下飙升至接近15亿元。

星空野望与罗永浩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启信宝资料显示,星空野望成立于4月15日,其法人及大股东均为罗永浩好友黄贺,持股比例高达69.87%。

事实上,尽管星空野望陆续与戚薇、李诞、吉克隽逸、胡海泉、钱枫等艺人主播建立合作关系,但罗永浩无疑是星空野望的“台柱子”。从直播成绩而言,罗永浩也可谓令人瞩目。

4月1日的直播首秀中,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人,创下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8月7日晚,罗永浩的抖音直播间成交额突破2亿,开播90分钟即破1.5亿,刷新首秀纪录。

从此前星空野望与尚纬股份的对赌协议也可一窥端倪。根据协议,星空野望承诺在2020年至2023年,其净利润不得低于6000 万、1.13亿、1.5亿、2亿,4年合计不低于5.23亿。

发布收购公告之后第二日即11月9日,尚纬股份一字涨停,报收8.00元,封单超过530万手。此后两日尚纬股份延续一字涨停态势,至11日收盘报9.68元。

不过尚纬股份收购星空野望,也引发了诸多争议。截至9月底,星空野望净资产仅为5192.48万元,此次收购溢价率高达2819.13%。

这也难怪在提出收购后不久,尚纬股份迅速接到来自上交所的问询函,就停牌事项、跨行业收购、交易结构、标的资产及业务情况、交易作价、承诺业绩、前期信息披露和公司控制权等七个方面进行了问询。此后,尚纬股份分别在11月20日和27日表示延期答复上交所问询。

直至如今,问询函的答复没有等到,外界等来的却是停止收购的公告。其临门一脚,是监管层今日发布的“直播新规”。

11月23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涉及多项规定,包括实名制打赏、限制未成年人打赏、设置打赏限额和打赏金额提醒等,同时提出要对头部直播间、头部主播及账号、高流量或高成交的直播带货活动进行重点管理,加强合规性检查。

据昨晚尚纬股份公告称,考虑到直播行业新规正式实施会对标的所在直播行业存在影响,尚纬与收购标的股东对交易的估值定价、盈利预测与对赌等核心条款进行重新研判,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双方一致决定终止对星空野望的收购。

今日尚纬股份低开超6%,截至4日上午11:28,报6.68元,下跌1.91%。

命运的枪口

直播新规的临门一脚,刺破了星空野望“借壳上市”这场迅速膨胀的幻梦。这也意味着,罗永浩的还债之路,仍有待时间。

2018年11月,锤子科技频频被曝陷入资金荒,资金链紧张甚至不足以支付员工工资,并启动大规模裁员计划。12月,有消息称,罗永浩先后接触百度、华为、阿里等方面,寻求接盘。

然而彼时,巨头收购一事,最终没有落定。12月27日,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页面显示,罗永浩的股权被冻结信息,冻结期限自 2018年12月17日至 2020年12月16日。此后罗永浩更是于2019年被法院限制消费,成为“老赖”。

也正是在同一时间,罗永浩开始尝试多个方向的创业。从新社交软件聊天宝,到小野电子烟,再到新材料鲨纹科技,为了偿债,罗永浩不遗余力。

但大部分都只是花火。2019年1月,罗永浩宣布秘密内测“聊天宝”,并随后在App Store上架,且与中国移动和飞信、蚂蚁金服达成合作。然而这款被业内视为或将颠覆微信生态的应用,在发布当日即被微信封杀,最终并没有砸出太大的水花,一个月后,罗永浩退出其股东行列,之后该应用团队解散。

同年3月,重振旗鼓的罗永浩,进入电子烟领域进行二次创业,并于4月底宣布发售小野电子烟一代。然而11月1日,电子烟行业等来了《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敦促关闭电子烟销售平台、敦促电商平台关闭电子烟店铺、以及敦促撤回互联网上的电子烟广告,这也被业内成为“线上销售禁令”。

彼时,干一行垮一行的罗永浩,被业内戏称为“风口杀手”、“行业冥灯”。

今年3月,为了偿还锤子科技高达数亿元的债务,罗永浩宣布进军直播行业,并放下豪言称“能做到带货一哥”。此后不久,罗永浩与抖音达成合作,合作涉及金额为6000万元,开始了自己的“带货还债路”。

不过这一次,罗永浩似乎找对了方向。

4月1日,罗永浩在抖音完成了直播首秀,直播持续3小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人,创下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尽管此后其第二场、第三场直播热度有所下降,不过罗永浩带货带上了“瘾”,8月7日晚,罗永浩的抖音直播间成交额突破2亿,开播90分钟即破1.5亿,刷新首秀纪录。

同样是在8月,成都野望及同样由黄贺100%持股的北京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获得浅石创投的投资。直至11月,成都野望传出“借壳上市”的消息。

罗永浩的“真还传”究竟还要上演多久,官方暂时没有确切的时间表。以今年9月罗永浩的口径,其账务已偿还接近4亿,也就是还剩2亿元的债务。上市无疑将加快这一节奏。但直播新规的临门一脚,不仅令星空野望上市梦碎,更可能给行业降温的同时,影响到罗永浩的直播业绩。

46岁的罗永浩,经历了多次创业,其“真还传”如何演绎,仍有待未来。只是这一次,希望命运的枪口可以抬高一寸。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